年輕人的精神狀態,都被他們演完了

3 評論 2497 瀏覽 11 收藏 21 分鐘

如今,各種各樣的互聯網表情包不斷涌現,互聯網精神圖騰,讓年輕人發現同類。本文總結了當代年輕人的十大互聯網精神圖騰,一起來看看他們都是怎么抓住年輕人的心的。

和過去“一生只信奉一個偶像”的生活方式相比,年輕人的精神圖騰總在迭代。

一個合格的互聯網沖浪選手,256G的手機內存里,會有不少于5G的互聯網表情包存圖,并從未錯過任何一代精神圖騰——說的正是我本人。

從“熊本熊”到“悲傷蛙”,從“柴犬”到“鼠鼠”,再到“嗎嘍”和“capybara”,一個不留神,引發社交媒體狂歡的精神圖騰就會在互聯網世界“上新”。

和遠古時期一個圖騰能夠傳承千年不同,現在,單一的物種已經無法充當全能的“代理人”角色,充分表達年輕人的情緒和情感、喜怒和哀樂、痛苦和憂愁、質疑和躊躇,因此,越來越多的互聯網精神圖騰誕生了。

正如學術界會有這樣一種習俗:當一個詞被反復使用,大眾對它的敏感被逐漸磨滅,學者們常會想出一個新的詞語來重新指代它,以承接更多的需求,吸引公眾的關注。

這些精神圖騰的內核多有相通,能夠幫助年輕人簡短有力地認出同類,識別出相似的苦惱和追求,并以此為機緣,講述自己更復雜、更深沉的故事,共同尋找生活的出口。

我暫且總結了當代年輕人的十大互聯網精神圖騰,但同樣是精神圖騰擁躉的你應該知道,直到目前,這些精神圖騰還遠遠不敷使用。

一、嗎嘍:“保護嗎嘍就是保護我們自己”

不知從何時開始,“嗎嘍”成了互聯網熱門生物?!皢釃D”,猴子的地方稱謂,流行于兩廣地區。但“嗎嘍”顯然比“猴子”更接地氣,更能跟年輕人產生與子同袍的革命情誼。

“嗎嘍的命也是命”“嘍命貴”的表情包,讓被社會反復錘打的底層年輕人深有共鳴。

誰不想在領導半夜催項目、休年假被安排工作、被上級PUA“我對你很失望”、資本家公然踐踏勞動法時,甩給對方一張“卑微嗎嘍”“擦淚嗎嘍”“嗎嘍互害”“欺嘍太甚”或“嗎嘍的命也是命”呢?

(圖/小紅書截圖)

在嗎嘍表情包流行之前,我從沒有仔細觀察過猴子的表情。當收集了數百張meme后,我突然意識到,嗎嘍的五官,經常能排列出當代年輕人的五官慣常出現的幾種秩序:

閉上眼睛、沒有波瀾的“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歸西了”,雙眼無神、嘴巴張開、嘴角下沉的“歇比了兄弟們”,眼睛瞪大、驚恐愕然的“我活得容易?”,抱起酒瓶猛灌、不聞窗外事的“在喝瘋猴子果汁”“悲傷入喉”,怒氣沖沖、舉起木棒的“猴想一拳把地球打爆”,一動不動地敲擊鍵盤的“嗎嘍辛苦賺來每一分錢”“在做了在做了”,垂頭喪氣的“我真的命苦”,有著比其他物種更豐富的表情和表達功能。

我只要上社交媒體,每天必然會和“嘍門”同好們因“嘍”集合一次?!氨Wo嗎嘍”成為年輕人的常見梗,但其真正的訴求在于“保護嗎嘍就是保護我們自己”。

年輕人不再僅僅自況逆來順受、無法對抗社會既有沉疴和陳舊系統的“社畜”,而開始轉向“保護嗎嘍”“嘍命貴”的自我捍衛。

二、水豚:“我豚糍粑”

今年社交媒體上最火的BGM之一一定是Capybara(《卡皮巴拉》),這是水豚的英文名稱。“想擁有水豚的精神狀態”是很多網友今年共同的目標。

最常見的水豚表情包是這樣的:泡在溫泉或池塘里,頭上被人放幾個摞在一起的橘子,隨便人類怎么騷擾,體型肥碩的水豚閉目養神、巋然不動。

因此,水豚成為了“精神狀態穩定”的代言,并被經常游走于“發瘋文學”的年輕人視為“身心靈”偶像。

即便水豚表情包的背景可能是一輛爆炸起火的汽車、嘈雜的游客、被另一只水豚提刀威脅、鵜鶘張嘴咬向其脖頸,主角水豚依然神情安詳,并配上“love and peace”、“精神依舊穩定”、“我豚糍粑”(“我佛慈悲”化用)、“公司著火我拍照,同事催我我睡覺”等文字,跟幾年前流行的“吼叫土撥鼠”形成強烈反差。

(圖/小紅書截圖)

今年,一些新媒體文章總是以“松弛感”作為標題,騙年輕人點擊,那么誰能擔任“松弛感”的導師呢?水豚。

在情緒勞動越來越成為一個顯性問題的時候,年輕人自然想要擺脫這種困境。

畢竟,資本家不僅剝削剩余勞動價值,還勒索情緒價值,情緒勞動可比單純的腦力和體力勞動累太多了——強烈建議強制打工人情緒勞動的公司發放精神補貼。

對擁有正常情感和情緒表達的人來說,水豚是“不在乎”“置身事外”的代名詞,但年輕人最可貴的就是“在意”和“認真”,跟水豚這種無欲無求的狀態相比,我和很多年輕朋友,更愿意做“嗎嘍”和“英子”(黎明朗)。

三、賣崽青蛙:中國人自己的悲傷蛙

自賣崽青蛙出現在全國的街巷和商業區后,中國人開始有了自己的悲傷蛙。

賣崽青蛙最初是以娛樂大眾的面目出現的,穿上電商平臺定制的綠色青蛙玩偶服裝,提起一串小青蛙造型的發光氣球,湊上每一個有消費可能的路人,哭訴“生活不易,青蛙賣兒賣女”,并同手同腳地做出立正、敬禮的招牌動作,一次街頭行為藝術就完成了。

(圖/小紅書截圖)

在和城管、路人的頻繁互動中,賣崽青蛙的人格逐漸豐富起來。

在被抓拍的和城管對峙的表情包里,青蛙們常常瞪一對大眼睛,露出倨傲的表情,“我對自己現在的狀態很滿意”“我警告你不要警告我”。

而摘下頭套的青蛙,又是另一種故事:在一張由路人拍攝的照片里,青蛙的衣服里面,是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或許是天氣太熱,她把氣球放在路旁,坐下來休息。

(圖/小紅書截圖)

“生活不易”原本是賣崽青蛙的角色設定,但此刻卻成為了許多打工人的“天涯共此時”。年輕人反觀,自己又何嘗不是“生活不易”的親歷者呢?

四、印度心靈老哥:打工人的“精神馬殺雞”

印度老哥Masood Boomgaard不只是一個精神圖騰,打工人將他的金玉良言視為在淤泥一般的職場環境里殺出清流之路的“精神馬殺雞”。

他常戴黑色墨鏡拍攝視頻,一口印式英語,語速不快,帶人進入一種參加冥想或瑜伽的沉靜。

許多年輕人每天上班前會用他的視頻做心理建設——“只做你工資內的事,你不是奴隸,努力工作對你無益,努力工作只會讓別人變得富有。努力工作、努力玩樂是個壞想法,少工作、多玩樂才是更好的。不要多工作一分鐘,工作一做完,就把電腦和手機都關了,也把大腦關閉了,你有自己的生活,好好活!”

(圖/Youtube截圖)

“老板不是你的朋友,公司不是你的家,不要為你的工作感到emo。你老板根本不關心你,只關心賺錢。當你干病了,你老板就會說快點好起來,因為他想讓你好起來給他干活,幫他賺錢。再也別做你不想做的事了,從義務和責任中把自己解脫出來,啥也別干,專注生活里重要的事!別忘了找樂子!”

“擺爛!如果你明天小命沒了,你的職位會忘掉你,馬上找別人接盤。每分鐘都要擺爛!人生沒什么偉大的目標和意義,沒什么好著急的,我們都會死掉的。擺爛!你就會找到人生真正的意義!”

(圖/Youtube截圖)

“讓PPT去死吧!PPT既沒有power也沒有point,我們被洗腦去相信PPT能賦予我們創意的力量,但它只會殺死我們的靈魂!讓PPT去死,也要讓Excel去死!它的行和列成了你大腦的監獄,把自己從這些毀掉靈魂的軟件里解救出來!活出更有意義的生活!”

“別整天回信息了,從回復每個混蛋的壓力中解放自己吧。拒絕掉那些沒用的會議吧,只是孤獨的混蛋們想找人陪聊罷了!”

Masood Boomgaard的發言被年輕人稱為《打工者心經》。

當全世界的“資本家”和“工賊”聯合起來的時候,工人階級永遠能相信Masood Boomgaard。

五、章魚哥:“質疑章魚哥,理解章魚哥,成為章魚哥”

作為《海綿寶寶》里的角色,章魚哥似乎不像海綿寶寶和派大星那樣討喜。但童年時看章魚哥和成年后看章魚哥完全是兩種心境。

童年時期,你會覺得章魚哥每天垮著一張臉,面對主角時相當冷漠,打工時只管自己一畝三分地,下班后就回到造型古板的家里躺平,但凡多出門社交,戲份也能多一點。

章魚哥形象出自動畫《海綿寶寶》。(圖/《海綿寶寶》)

然而,“質疑章魚哥,理解章魚哥,成為章魚哥”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了,章魚哥的打工心態和疲倦已經成為年輕人向往的“人間清醒”和生活狀態——“我生活里重要的事情是六點準時回家”“工作如果可以拖到明天,為什么要今天干?”“我就是快樂不起來”“我恨全世界”“我討厭大家”“讓我一睡不起吧”。

章魚哥的冷漠和直抒胸臆,正是規避精神內耗的好辦法。在職場里對同事和老板表達真實的情緒,是章魚哥的勇敢之處,而下班回到家,吹樂器、澆花、躺在柔軟的床上,看似沒有什么宏偉的人生意義,卻已經是許多普通人最樸素的愿望了。

六、英子(黎明朗):“發瘋文學”是必要的探路者

2004年,抄襲美劇《欲望都市》的中國電視劇《好想好想談戀愛》播出,歌手那英飾演性格直爽的黎明朗。誰也無法預料,十幾年后,黎明朗和“從不內耗”的妍珍一起成為“發瘋文學”的重要先驅之一。

“這簡直是危言聳聽!”“人不光有愛情,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人活著不是為了一個女人,或一個男人”“那些片子就是拿來嚇唬那些小女孩的,讓她們趕緊結婚用的,生怕她們有女人的獨立意識,生怕女人不受男人管制”,很多臺詞提到的問題,今天仍然沒有解決,而黎明朗的直接和坦誠,仍然被許多人推崇。

(圖/《好想好想談戀愛》)

“確診英子”和“英子治好了我的焦慮”的反饋讓人發現,直到2023年,很多人依然沒有逃離社會規則和直面自己內心所求的勇氣。也許,在真正的勇氣生長出來之前,“發瘋文學”是必要的探路者。

七、大笨狗:洞穿了自我閹割和違背心意的自己

“大笨狗”是國產IP,其形象是一只隨時堆滿笑容的小黃狗。

和水豚的不為所動不同,大笨狗往往在痛苦的場景下也不改笑容,這種反差感更烘托出了強顏歡笑的悲哀。

說出“你們都這么快活,只有我一個人受苦是嗎”的時候,它在微笑;走鋼索時,它仍然在微笑:“怎么,你以為我活得很容易是嗎?”大難臨頭前,它要“先玩一會兒”;精神世界里空無一物,但它“有時真的很需要進來待著”;做情緒穩定測試時,它在“你常常覺得自己是一個失敗者嗎?”“你為你的自卑感到苦惱嗎?”“你似乎總能遇到倒霉事?”的問題下都勾選了“每一天”,即便如此,它依然笑容滿面。

(圖/小紅書截圖)

偶爾,它會流淚,但也仍是在一張笑臉上流淚。

大笨狗經歷的糟心事前赴后繼,但它很少露出對生活的動蕩情緒,很多年輕人在它身上洞穿了自我閹割和違背心意的自己。

無法對生活還手的時候,強顏歡笑似乎是用欺瞞的方式對生活做出的最后抵抗,但無法對生活還手的時候,難道還不能還以顏色嗎?這未免太苦澀了。

當情感表達被抑制,社會將“精神穩定”作為規訓時,年輕人不免更愿意讓精神圖騰越俎代庖。

八、Loppy海貍:澆心中塊壘

粉色卡通海貍Loppy擅長陰陽怪氣——“好喜歡吃苦瓜,比我的命甜一點”“又是我的錯唄?”“表面:遵命,老板;實際:拿命來,老登”。這種個性很可能是被中國人二次創作出來的。

經過國人改造后,Loppy 被賦予了“陰陽怪氣粉色淀粉腸”的新身份。

Loppy原本出現在2003年播出的韓國卡通片《小企鵝Pororo》里,角色特點是“善良”,但經過國人改造后,Loppy被賦予了“陰陽怪氣粉色淀粉腸”的新身份。

精神符號往往離不開民意的推舉,精神符號的作用也是如此——借Loppy酒杯,澆心中塊壘。

九、薩卡班甲魚:清澈且愚蠢

薩卡班甲魚是生存在奧陶紀的無頜魚類,已經滅絕,死亡原因可能是一場大型風暴引發淡水灌入其棲息區。

關于薩卡班甲魚流行起來的原因,一種說法是,2022年8月30日,古生物學博士生Kat Turk在推特上發布了于芬蘭自然史博物館拍攝的薩卡班甲魚的修復模型,其憨蠢的表情在社交媒體上掀起熱議。

(圖/小紅書截圖)

薩卡班甲魚有點像“清澈愚蠢的大學生”,常伴以問號出現,看似在思考,其實腦袋空空,搞不清楚狀況和發出疑惑時,用“蒙圈”和“我精神狀態挺好的”來迷惑自己和對方。

面對世界的出其不意和自己的無可奈何,人的一生中總會多次經歷“薩卡班甲魚時刻”。

十、momo:在聯盟中做一個強烈的個體

momo,即匿名者聯盟。無論在豆瓣、小紅書,還是在微博、微信,momo大軍都日益壯大。

(圖/小紅書截圖)

momo的頭像通常是一只粉色小恐龍,在這個“一人犯錯、全員背鍋”的身份下,momo更加暢所欲言,更便于“發瘋”、玩梗,也更便于惡言相向。

當我將用戶名改成“momo”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并沒有在這個集體下扮演“momo”這個角色,而是褪去所有社會角色賦予的身份,完全成為了我自己。

(圖/小紅書截圖)

在momo聯盟里,非但沒有彼此模仿、復制,反而出現了更多性格迥異又強烈的個體。這在現實世界里,幾乎將是相反的走向。

作者:劉江索;本文首發新周刊646期《喀什之魅》

來源公眾號:新周刊(ID:new-weekly),一本雜志和一個時代的體溫。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 @新周刊 授權發布,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通篇不知所云,矯揉造作

    來自新西蘭 回復
  2. 發瘋之后 世界才會變得溫柔

    來自浙江 回復
  3. 每次看到整個momo的昵稱和頭像就頭大。。

    來自廣東 回復